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被全勤」之老闆與職員的博弈

「被全勤」之老闆與職員的博弈

  流火八月,「被全勤」似乎成了最紅的網絡流行語,大有星星燎原之勢。某網站針對「被全勤」現象做了調查,結果竟然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網友沒有享受過帶薪年休假。

  沒享受過帶薪年休假,不外乎兩種情況:一是典型的「被全勤」,即單位或明或暗的剝奪帶薪年休假;二是網友主動放棄帶薪年休假,主動放棄帶薪年休假一般來說要麼是取悅老闆或上司,要麼是擔心位置不保,所以屬於非典型「被全勤」。

  從生存競爭的角度來看,每個生命個體都會最大限度的爭取自己的生存資源,從而使自己的生活更有品位、更有情趣。那麼,為什麼這麼多的職場人士願意(甚至包括精英分子)「被全勤」、被剝奪了帶薪年休假呢?

  其實,就我國目前的社會發展階段來看,「被全勤」更多的反映了勞資雙方力量的博弈。企業(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由於其特殊性質不在本次討論之列)基於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的要求而在合同或制度中規定了帶薪年休假,而資本的逐利性又決定其要最大限度的降低勞力成本。

  能否得到帶薪年休假,往往要看勞資雙方力量博弈的結果,即職場人士在企業的份量。當然,也有的企業為了嚴把關口,會一視同仁,一律不給帶薪年休假,這個時候有能量的職場人士往往選擇離開。所以,到企業去看,能得到帶薪年休假的,往往是精英人士。至於普普通通的職工,要想得到「帶年薪休假」,那可能真的只能是把枕頭墊高一點了。

  至於政府層面的監管,至少在未來三五年之內不可能有什麼作為。因為在我們目前的社會階段的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資本力量遠遠大於勞力力量,勞動者最基本的一些溫飽權利都難以得到保障,政府相關部門還會有精力來管奢侈的幾近滿漢全席的「帶薪年休假」嗎?再說啦,提高就業率、提升GDP往往是政績硬指標,而保障了多少人的「帶薪年休假」能為他們帶來多少政績得分呢?

  當然,如果我們的政府出台「帶薪年休假」制度不僅僅是為了與國際接軌,不僅僅是為了在人權狀況報告裡添上好看的幾行文字;對於帶薪年休假,政府勞動保障部門還是應該分步驟來監督執行的。畢竟,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不僅僅是創造更多的數字價值,還需要更多的精神悠遊空間,還需要去追逐已經幾乎被我們遺忘的幸福感覺。所以,「帶薪年休假」也是我們普普通通的職場人士在昏天黑地的工作中最願意抬頭望見的北斗星。

  在普通職場人士保飯碗比加工資更難的前提下,任何慫恿或鼓勵他們去大力爭取「帶薪年休假」都是不明智的。普通職場人士更需要的是分析自身實際情況,然後來決定是要保飯碗還是要「帶薪年休假」。

  那麼,「帶薪年休假」呢,難道就只能做為一紙空文或者是精英貴族的專利?不,做為國際社會勞動者的一項普通權利,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專門就此予以確定為勞動者的法定權利,「帶薪年休假」就應該是一項惠及大眾的權利。政府勞動保障部門應該根據企業的不同規模來分步驟、分批次的執行「帶薪年休假」,逐步加大監管力度,使其最終成為企業與政府勞動保障部門之間的博弈,而不再是勞資雙方力量的博弈。

 

希望能一直看到您的PO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