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摯友的名字

許多年後,湖堤上,出現一個長髮披肩的男人,精神恍惚,口中喃喃的呼喚著他朋友的名字......
  
  庸俗的開始,依然是很久很久以前。成小樂和阿福打小就認識,兩個人是同學,又是鄰居,經常在一起玩耍。阿福年齡要比成小樂大兩歲,在巷子是那群孩子的小霸王,成小樂自然就成了阿福的跟班,當然跟班也是有回報的,因為那幾條街的小屁孩裡就沒有敢欺負成小樂的,在成小樂眼裡阿福就是他的保護神。
  
  成小樂父母在做生意,阿福的父親在縣城裡當官,私下兩家關係非常好,所以你來我往比較頻繁,那個小屁孩也就常在一起嬉鬧。阿福比較喜歡看小人書,什麼俠啊,什麼義啊,就是一些無頭無腦的英雄類的,成小樂當然也跟著他看,反正阿福去哪,成小樂准也跟去哪。就像鴨子腳板,連在一起的,還說要結拜兄弟什麼的。
  
  很多年過去了,兩個小屁孩也長成了大人。成小樂父母的生意越做越好,而阿福的父親因為官場不順,被人陷害而退了下來,不久就含恨而終,但成小樂和阿福兩個人的關係依然很好。阿福和母親在沒有父親收入後,經濟一直很拮据,成小樂也在幫家裡打點生意了,所以經常會送些錢和食物到阿福家裡來,阿福是個很要面子的人,但是他在父親的庇護下慣了,沒有學會如何來賺錢養家餬口,他也只是在這個時候讓母親去接待成小樂,自己躲到外面去轉一圈回來,免得自己臉上掛不住,成小樂做生意也有些時間了,再說一起張大的,他一直把阿福當成自己的親哥哥,所以阿福心裡怕尷尬他是知道的。
  
  就這樣又幾年過去了,阿福的母親身體很不好,成小樂就經常來阿福家,有些時候成小樂怕阿福照顧母親辛苦,常常在阿福家裡小住,為阿福幫了不少的忙,阿福也開始在外面找些散工,回來就帶點小酒和成小樂一起喝,擺談小時候的趣事。不久,阿福的母親去世了,成小樂承包了阿福母親所有的喪葬費,買最好的墓地,請最好的師傅來為阿福的母親樹碑,還到很遠的寺裡請來主持大師來超度阿福的母親。阿福心裡很清楚,但是他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有幾次喝醉了,把著成小樂的肩膀熱淚盈眶,成小樂從來都是淡淡的說:「哥,別哭,你不還有我嘛,只要老弟有飯吃,就不會讓哥餓肚子。」
  
  春去冬又來,秋葉掃大街,問君仍記否?兒伴持故懷。
  
  阿福看上了隔壁街的一個叫陳雨的姑娘,因為對方家裡要的聘禮很高,所以阿福沒辦法求下這門親,一直悶悶不樂。成小樂一直忙於生意,也沒有婚娶,但是他在外面一聽說阿福的事情,馬上派人送去了聘禮,還專門叫人傳話給阿福,說教他不要擔心,他不僅準備了婚宴的所有費用,還在那姑娘家人指定的地方給他們買了房子,他也正準備回來參加哥哥的婚禮。不久在成小樂的幫助下,阿福和那個叫陳雨的姑娘就結婚了。因為這次的花銷確實太多太大了,阿福的臉上再也掛不住了,結婚當天在敬酒的時候,阿福把成小樂拉到旁邊,說:「兄弟,這麼多年,你一直默默地幫哥,哥心裡知道,哥欠你的永遠都還不完,哥心裡難受啊。」成小樂看到阿福與聲淚下,也流出了眼淚,安慰阿福:「哥,你還記得以前嗎?只要有人打我,你都會出來制止。有一年,我在一條街被瘋狗追,是你衝出來擋在我前面,那條狗咬掉你一塊腿上的肉。」說到這裡,兩人相視流淚。
  
  第二天,酒醒了,阿福依然覺得心裡很過意不去,到客房找到成小樂,說:「只要兄弟需要,哥這條命隨時可以給你」。成小樂怕阿福耿耿於懷,故作神秘的給阿福說:「哥,其實我有個秘密要告訴你,我也是現在才從家裡知道的,我們家很久前從一個山上遇到一個仙人,我父親花巨資請他給我們家的一個盒子施了法,那個盒子只要唸咒語,就可以變出錢來,改天我拿來給你看。」阿福半信半疑。
  
  成小樂回去後立馬叫人去北平城裡,找了一個善做機關盒子的人,用黃金給他做了個有機關的盒子,只要用手悄悄撥動機關,就能看見事先裝好的錢,不用機關打開,就什麼都沒有,是個空盒子。成小樂就帶著這個盒子去了阿福家,要他看。他裝著唸唸有詞的樣子,果然變出了錢,不念就什麼都沒有。一時間,確實把阿福夥同家人都騙了。
  
  阿福以前住的屋子後面,是有條河的,小時候阿福經常帶成小樂去河裡游泳。現在也剛好是個夏天,阿福現在的家附近也有一潭湖,阿福家離湖邊不遠,那條湖碧波如玉,湖邊垂柳成蔭。成小樂看到阿福的心事已了,一時興起,邀阿福和他去湖裡游泳,隨手就把「寶盒」放在了客房。
  
  到了湖邊,阿福的臉色不好,成小樂怕阿福還是不信,就告訴了他咒語,說游完了他可以自己去變來看,阿福這才放了心。於是兩個人就下了水,不一會因為忽然想起的游泳,下水前也沒做準備動作,成小樂不久就腿抽筋,他們倆已經游到了湖中,成小樂立忙向阿福呼救i,阿福離成小樂沒多遠,他剛要游過去,但他又停著了,因為成小樂下水前告訴他那個可以變錢的咒語,還有那個放在客房裡那個能變錢的盒子。阿福猶豫了,心裡的貪念和救友的想法在鬥爭,成小樂在湖的中心痛苦地掙扎著,突然阿福直徑向岸邊游了過去,呼救聲進了他的耳朵,伴隨著從前的一朝一夕在他腦海裡迴盪,泯滅。阿福上岸後,湖裡已經看不到成小樂的影子了,阿福的眼睛裡的血絲將眼睛脹得通紅,他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腦中只有那個變錢的咒語,他連下水前脫下的衣衫都沒要,直接向家向客房向「寶盒」奔去。到了,到了,家到了,放盒子的客房也到了,「寶盒」就在手中,他念著咒語,多麼激動的時刻啊,打開的卻怎麼也是個空盒子。他想了想,咒語沒記錯!他百思不得其解。這時,成小樂家的一傭人來找成小樂,看見阿福手裡的盒子,說:「福少爺,這個盒子我見過,是我們少爺找城裡的師傅做的,說是他做來變戲法給朋友看的。」這句話像五雷轟頂,一般灌入阿福的耳朵,他才知道這是故人怕自己對以前的恩情耿耿於懷,想法瞞他的,他卻做了小人,害了故人的性命,害了他最好的兄弟,害了他今生的恩人......那個咒語和呼救聲音再次迴盪在他腦海裡,深深的糾扯著他的心,他跪在客房裡嚎頭大哭,幾條街都聽得到......
  
  許多年後,湖堤上,出現一個長髮披肩的男人,精神恍惚,口中喃喃的呼喚著他朋友的名字......

 

留個言問候一聲,祝您平安順利
返回列表